友情文档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8|回复: 0

周长征: 家风家道缅祖先-怀旧美文-美文欣赏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4

积分

一星

Rank: 1

编号
8
墨水
20
注册
2021-12-17
发表于 2022-1-12 17: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家风的形成,家道的养成和祖上几代人的家风家道传承是息息相关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清明时节,已然住在天堂里的那些亲人们又不时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他们的家风,他们的家道,他们谆谆教诲  
         
        奶奶的勤劳勤苦勤俭和善良坚韧的品德是集聚一身的。虽为女人但在生产队劳动,她巾帼不让须眉,与男劳力一样出工,甚至参加挖河这种强度大的劳动。在家里,她会和 父亲 一道挖猪圈刨坑栽树担水浇灌。过麦后,她会起早贪黑去拾麦穗,冬闲时,她会跑遍四里八乡去拦地瓜,春天一到,她会河边地头剜野菜。总之,在我记忆里,奶奶一年四季没见有闲时候。吃饭穿衣,奶奶她从不讲究,一件衣服穿多年,粗茶淡饭不挑剔。因为节俭,甚至导致了奶奶晚年的瘫痪。一次吃饭时,不慎掉到地下一小块玉米饼子,这时家中养的小狗来抢吃,奶奶急忙弯腰阻拦,由于没有站稳摔倒地上,造成股骨头骨折,从此再没有站起来。奶奶对自己节俭,对亲友邻里非常大方。每次母亲回娘家,奶奶一定催着蒸锅白面馍馍捎给姥姥,理由是姥姥的年龄大身体不好,自己却整年的舍不得吃白面。遇到村里揭不开锅的人家来借粮食,她从不打折扣,有求必应。待后来大家日子好了后,村里有好几户人家还欠着我们家粮食,奶奶从不让家人催要,甚至也不允许在外人面前提起。
         
        父亲母亲的为人做事,厚道慈善谦恭勤勉无私,为乡里乡亲所称道。他们都是初小毕业,在村里算是文化人。父亲先是做生产队的会计,账目清清楚楚,有时因几分钱的账对不准,整整熬上一夜直到账目合上龙门。每逢过年,父亲是最忙的,进到腊月门儿,半个村子的人家都把红纸送到家,父亲则早早买好几支毛笔、阳历本和墨汁,为乡亲们写对子做准备。父亲一般都是人家送来纸就及时写完,如果送的过多,就把送来的红纸记好记号,自己熬夜写,经常熬到半夜。反正在腊月二十八这天必须都写好,等着人家来取。几乎都是每年只有腊月二十九一天有空闲时间帮着家里人收拾收拾或置办年货。待到老年,甚至在生病以后,他每天烧好开水,支好桌子,准备好扑克麻将等着村里的老人来家里娱乐。有时人太多了,他自己则退出来让给别人玩。每天散场后,满屋子里烟头和鞋底带的泥土,作为每天都必干的劳动,从不说过苦喊过怨,反而父亲自足的说,这是人家陪我玩呢。就是这样的心态。母亲也是如此。在操持完七八口人的吃饭穿衣家庭开销诸事,还担任着全村六七百人的医疗保健,家家户户老老少少的大病小痒,她都要操心。能够吃药打针输液治好的,她都能尽心医疗好。大的病需要去医院检查治疗的,她也是陪同前往,帮着找大夫办手续,不辞辛劳。日子困难的孤寡老人,她都是按进价算药费,甚至搭钱,每年都有上百块钱的账赊着,大多都是自己最后垫上。她 教育 我们不要贪图任何的便宜,更不能有小偷小摸的毛病。一次去姥姥家回来,路过一片地瓜地,路边一墩地瓜秧子让牛羊啃吃了,裂缝的地垄露着一大块紫红色的地瓜,我好奇跑过去,摸了摸,想握住用力拽出来。母亲一把用力拎过我的衣服,把我拉出地头。还要我从旁边挖土把露着的地瓜覆盖好。告诫我,集体的财产一点都不要占。还有,母亲孝顺老人,从不大声与老人说话,更没有不恭的言行。从姥姥家带回好吃的,都是分给奶奶和住在一起的大奶奶大爷爷他们吃。
         
        最后要说说我的大爷爷大奶奶了。他们是我父亲的伯父伯母,平时我们从没有叫过大爷爷奶奶,称呼北屋爷爷奶奶。为啥呢,是因为他们和我们 父母 住在一个小院子里。他们住北屋,我们住西屋,父母为区别于住在后院的奶奶,就让我们叫北屋的爷爷奶奶,一来二去省去了 的 字,就成了北屋爷爷奶奶了。北屋爷爷,身体高大有力气,据说年轻时候给大户人家扛活,舍得下力,干事实在,又不多言多语,所以靠汗水靠诚实靠勤苦,置换了一些耕地,也存储了一些粮食,按说是富庶之家了。但是,正是因为赚得的不容易,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舍得接济穷人。赶上土地改革时,却给定了个富农成分,把一些地分给了别人,借出去的粮食也没有要,落了个高成分。为此,在我小时候还自卑不已呢。北屋奶奶则是个娇小的小脚老太太,为人和善, 生活 中干净利落,自己一生没有子女,待我胜似亲孙子般疼爱。很小时,我还喜欢让北屋奶奶搂着睡觉,给我讲天宫嫦娥的 故事 ,讲牛郎织女的故事,讲羊羔跪乳的故事。后来我上了学还不明白,一字不识的北屋奶奶咋那么多故事啊!她自己干净,却不嫌弃别人。记得她的一个远房侄子逃荒从东北回来,每次都是路过住几天,往往把东北的虱子沾染到被褥上,甚至传染给家人。她都是在客人走后,用开水灭用手捡,没有见她抱怨过,并且每年那人来住,她都是笑脸相迎的。还有一件事,让我至今不能忘怀,也至今心存愧疚。在一个夏天的下午,我在本村小学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朗读课文,读着读着,突然看到北屋奶奶提着茶壶向我走来。走到我书桌前,把壶嘴对着我说,天热容易口渴,我凉好了开水,孩子赶快喝几口吧!突如其来的场景,我觉得无地自容,大声的喊着北屋奶奶:怎么这么多事啊!谁让你送水来啊!随用力往外推壶,差点把壶掉到地下。北屋奶奶朝我歉意的笑了笑,于是幸幸的回身提着茶壶走出教室。那个瘦弱矮小,颤踮着小脚的老人背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脑际里  
         
        几十年过去了,我的亲人们有的已经故去半个多世纪,近的也有几年几十年了。故人虽去,家风犹存,家道依旧。先辈们留给我们骨子里的东西是世世代代源流恒久的财富。
         
        【作者简介】周长征,四级高级法官,高唐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舞文弄墨几十载,半百须白文窍开。虽非大菜摆隆宴,宁做调味酱醋芥。
声明:对网友发表的内容有疑义时请及时联系管理进行处理。 邮箱: m52@foxmail.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Powered by Discuz!X Copyright © 2001-2022, Tencent Cloud. )

GMT+8, 2022-1-21 06:52

网站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网络。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联系邮件:M52@foxmail.com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